穆晟晟啄冰

剑三党,花羊花初心,喜词青,暂无排斥cp
这是专用来发文的一个id,可能会有其余tag掉落
主号【穆晟☆一世万花】

#青岩记事#随手小片段

ps:随笔小片段,意识流,拿来给这个号垫垫底。

-------------------

"斫冰,功课习得多少了?"

如溪水般叮咚悦耳的琴音走向渐歇,至终时,着一身黑袍嵌紫的萧姓少年揽袖站起,侧过身向走来的年长万花行礼,笑吟吟地问安。

"回师父,今日功课已经全部完成了。"

纪寒颌首,他面色如名,鲜少表露出其他情绪,能点头已经算作不错的赞许。

萧斫冰是他所收徒弟中年纪偏小的,自幼有些坎坷,加之抚琴天赋过人。除却抚琴,在书墨、丹青、茶道等万花七艺上亦小有所成,算作同辈人中的佼佼者,唯独岐黄之术却因他自小落下的阴影而止步不前,只有药理方面尚且说得过去。
如此,亦算难得。

"夜深,早些歇息,明日的早课不准误了。"

"是。"萧斫冰爽快答着,目送纪寒的背影离开,便将琴仔细收好,蹑步踏回自己房间。

在路过栽在屋外的桃树时,他停下了脚步,仰首看着堆叠在枝桠树杈间那团团雪似的花儿,不由想起晨时曾在落星湖处见过的那抹皓白人影。

一身白衣的人,看似与他同样年纪,背了把长剑,站在那里看着清光粼粼的湖水。

萧斫冰知道他是今日来谷的客人之一,瞧那模样不知是看风景出了神还是迷了路,本想上前跟他搭个话,却突然被身后一位杏林的师兄唤住了。

待少年应完师兄再一回首,却发现那人早已经不见了。

现在想来,那身衣冠确是像极了这早开的白色桃花,雕冰砌雪般地,也不知今后能否再遇到了。

只顿足片刻的功夫,萧斫冰便收了神思,抱着琴继续往屋里走。

这谷外的春天,也不远了罢。